当前位置:常德诗词网 -> 网友作品 -> 华北 -> 说说“搜韵”对词律的默认检测
说说“搜韵”对词律的默认检测
常德诗词网      2019-10-12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222
北京 何  鹤
 
    “搜韵”网站很火,其检测软件成为当下诗友们不可或缺的诗词格律检测工具。其默认的检测依“依钦谱”,还有一个辅助的是“依龙谱”。我相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依龙谱”,更别说使用了。把要检测的词往编辑框里一放,按默认的一检测便大功告成了。有人甚至把这个默认“依钦谱”检测的结果,当作评判格律对错的唯一标准,这就让人有些担心。举两个默认“依钦谱“检测的例子:
 
    一、好多词类工具书对《清平乐》这个词牌的描述都是以下这样:
 
    又名清平乐令、忆萝月、醉东风等。双调46字。上片22字,4句,4仄韵;下片24字,4句,3平韵。其平仄规定为:
    中中中仄,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
    搜韵检测依据的是李白的“禁闱清夜,月探金窗罅。玉帐鸳鸯喷兰麝。时落银灯香灺。女伴莫话孤眠。六宫罗绮三千。一笑皆生百媚,宸游教在谁边。”这首词即使真是李白的词作,也不是公认的有代表性的经典名篇。况且,就词而言,皆以宋为宗。唐代的词还没有达到宋词那样成熟,还是词的初始阶段。而“搜韵”软件却以这首唐词作为默认标准来对词进行校验,事实是造成了好些宋代名篇都出律的笑话。个人认为,李煜、黄庭坚、晏殊、王安国、晏几道如下几首《清平乐》,任何一首作为标准也要比李白的有权威性。
    李煜“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搜韵默认检测结果是“来”字出律。
    黄庭坚“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搜韵默认检测结果是“无”字出律。
    晏殊“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搜韵默认检测结果是“阳”字出律。
    王安国“留春不住,费尽莺儿语。满地残红宫锦污,昨夜南园风雨。小怜初上琵琶,晓来思绕天涯。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搜韵默认检测结果是“怜”字出律。
    晏几道“留人不住,醉解兰舟去。一棹碧涛春水路,过尽晓莺啼处。渡头杨柳青青,枝枝叶叶离情。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搜韵默认检测结果是“头”字出律。
    毛泽东“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两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搜韵默认检测结果是“盘”字出律。
 
    造成上述名篇个别字出律,罪魁就是搜韵引为标准的这一句“女伴莫话孤眠”。我们知道,律绝的平仄规律是平仄相兼,比如这句应该为“平平仄仄平平”。“女伴莫话孤眠”却是“仄仄仄仄平平”,显然是违背了通行的平仄规律。用这样一个违背规律的词作为范本来检测,后果可想而知。
 
    二、好多词类工具书对《临江仙》这个词牌的描述都是以下这样:
 
    又名谢新恩、雁后归、画屏春、庭院深深等。双调58字。上、下片各29字,5句,3平韵。此为正格。另有60字格。其平仄规定为: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仄,中仄仄平平。
    搜韵默认检测依据的是贺铸“巧剪合欢罗胜子,钗头春意翩翩。艳歌浅拜笑嫣然。愿郎宜此酒,行乐驻华年。未是文园多病客,幽襟凄断堪怜。旧游梦挂碧云边。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这首词与晏几道、陈与义和杨慎的作品无论是艺术水准还是对后世的影响力都没有可比性。
    晏几道“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暮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搜韵默认检测结果是“去”“两”出律。而这两处所谓出律,其实是可平可仄的。而且当句也未因用这个“仄”声字而造成“孤平”现象。
    陈与义“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头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搜韵默认检测结果是“坐”出律。而这处所谓出律,也是可平可仄的。而且当句也未因用这个“仄”声字而造成“孤平”现象。
    杨慎“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搜韵默认检测结果是“浪”“青”出律。而这两处所谓出律,都是可平可仄的。而且当句也未因用这个“浪”声字     而造成“孤平”现象。至于“青”字就更当不论了,为什么非要此处用仄声呢。还不是用了句“愿郎宜此酒”作范本吗?
 
    硬性以一个没有代表性、甚至有缺陷的词作为默认检测格律的标准,不把对的说成是错的、或把错的说成是对的才怪。
    大家对“搜韵”的评价是简单好用,确实是这样。我也经常用这个软件检测诗词格律,只认定了它默认的结果,没有去点击另一个“依龙谱”的按钮,这样就造成了此文前面说的结果。我想说,不论什么谱,都有它的局限性。它只能做为我们检测诗词格律的一个辅助工具,切莫把它当成“两个凡是”。凡是搜韵默认检测是错的就是错的,凡是搜韵默认检测是对的就是对的。果真如此,如果是个人行为会给自己设置误区;如果是编辑行为会把本来合律的来稿认定违律;如果是评委行为会让本无毛病的作品不得入围……如何正确对待“搜韵”于格律默认的检测结果还真不是一件小事。
 
2019年9月10日于北京
 
 
何鹤(家址)130000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金色欧城B24栋3门605信箱何鹤13520392589
 
上一条: 菩萨蛮•彼岸情
下一条: 无 题
打印】【 】【关闭
主办: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湘ICP备 14009931 号 cdscxh@163.com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沅安路排云阁   技术支持:常德俊人科技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4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