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会会刊

常德诗词2020年第四期:辞赋散文

编辑:管理员日期:2021-02-23 10:54:08浏览次数:629

image.png

责任编辑:罗金龙

 

 


☆ 周明扬

诗如其人  自写心胸

——《凌泽欣诗稿》读后

凌泽欣先生在《旅途诗选》的自序中引袁枚《随园诗话》说:“‘凡作诗者各有身份,亦各有心胸。’我也算以自己的身份来抒写自己的心胸吧!”近读他的新著《凌泽欣诗稿》之后,深感所言不虚。《诗稿》收诗250余件,没有无病呻吟,也无跟风之咏,所作多有感而发,以手写心,性情中人也。现就读后所得,略谈一点感想。

一、绝句多有余韵。五七言绝句,是近体诗中最短的体式,较容易作,但难于作好,因为只有短短四句,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要把它写得言浅意深,语短情长,亦非高手莫为。《诗稿》的开篇之作《步韵和仁德兄除夕诗》:韶光流逝惹人牵,除夜钟敲更不眠。独有春风情未改,倚门候我入新年。”此诗首联以韶光之流逝,叹岁月之无情,起承自然,但仍属常人之思。妙在第三句奇想突发引来了多情的春风,春风之情表现何处?结句作了有趣的回答。此诗

正是有了人格化的春风介入,才使它生面别开,余韵悠然。《鸭绿江断桥》:血色残阳染断桥,桥头弹洞未曾消。当时若不沉舟度,敢问江东岂姓朝?”结句一问,引人遐思。试想若不是当年的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今日的江东竟是谁家的天下?真有“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之妙。《船夫杂诗之一》尾联:“九尺波涛迎面起,回头早过虎狼窝。”敢向波涛挑战,大有“无限风光在险滩”之气概。《船夫杂诗之二》:“一日驱行三百里,少年意气未蹉跎。”破浪乘风幸有时,一吐少年豪气。《船夫杂诗之八》“烟波不用官家赐,四处逍遥任我游。”旅途跋涉虽艰苦,生活波澜亦壮观。《端午》:“谁闻屈子呼天问,我有牢骚发楚王。”结语新奇,发人所未发也。《挪威偶得》:“此生偏爱行时乐,不在山中即在湖。”古人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诗人两者兼而得之,何其幸也。《题永川竹海》:“有节高山堪景仰,无才我辈要虚心。”入君子之林,沐和畅之风,领板桥之韵。快哉!《次韵和仁德兄旧照诗》:“世上公平唯白发,生来不屑

问阿谁。”自然规律无法违抗,谁能青春永驻?《杜甫没有到过合川成文有感》:“寻章摘句终成述,不让传言误后人。”尊重历史,还原历史,乃诗人的良心所在。《无题三首其二》:“一叶扁舟天地阔,五湖烟水避狐悲。”这是一首咏范蠡的诗。功成身退乃明智者的选择。

二、律诗对仗工巧。正格的五七言律诗,中间两联是必须对仗的。一首律诗能否立得起来,对仗句的支撑起着重要作用。试举一例略加评说,《夜闻金沙碛浪涛》:莫怪滩头浪乱鸣,落差太大势难平。推船莫逆横流水,掌舵须睁亮眼睛。礁石丛生能避让,沉渣泛起怎澄清?疏航快借淘沙手,不误云帆万里行。”合川城下两江交汇处有沙石滩名金沙碛。此诗看似写自然景象,实则另有所寄。首联的波涛乱鸣,是因为落差太大。人间的民怨沸腾不也因为社会不公落差太大吗?颔联说的是行船规律,难道不也可理喻为行政的法则吗?颈联一正一反,前说礁石可避让(行船人识水津)后说沉渣难澄清。现实无处不在的腐败不也是阻碍大国航船的沉渣吗?结联指明疏航远行的办法也反映了大众的期望。此诗对仗工巧且富有寓意。《诗稿》律诗中工巧之对不少,再选少许有突出特点者与同好分享:《内蒙古大草原偶得》颔联:“原野通吾路,风狂折尔腰。”原野与风狂词性各异,本不成对,野有撒野之义,借此义与狂相对,既工又稳。《白鹤湖》颈联:“竹遮村落呼鸡犬,树掩花丛叫鹧鸪。”鸡犬对鹧鸪,两物对一物,属并列词对联绵词。《武隆天生桥偶得》颔联:“驿道通唐非杜撰,三桥亘古是天生。”驿借“一”之音与三相对。杜撰与天生字面本不相对,但一义为假,一义为真,相对甚妙。《鞍子山风情》颔联:“花枝招展红酸籽,瘦骨嶙峋白石山。”前四字对比鲜明,红酸籽对白石山对仗亦工,“招展”与“嶙峋”为并列词对联绵词。《花甲偶得》颔联:“闲无正事催人做,醉有歪诗任我编。”闲对醉,有对无,正事对歪诗,催人做对任我编,十分工稳。写人到花甲刚刚卸任的闲散心境,诙谐有趣。《辛卯冬日长寿湖自寿诗》颈联:“湖收秀色添长寿,浪得虚名满合州。”此联属传统对法,只管字面相当,不问句子结构。浪与湖名词相对,得与收动词相对,秀色与虚名同为偏正式名词,满与添同属虚词,长寿(有祝寿之意)与合州同为地名,无处不稳。《次韵仁德兄〈月夜与泽欣兄饮合川滨江路〉》颈联:“落拓歌郎吹黑管,摩登舞女唱红楼。”落拓与表示时髦的外来语摩登相对,歌郎对舞女,黑管对红楼,工巧而新颖,谐趣多多。《辛卯深秋重上华山》颔联:“白玉峰开莲五朵,苍龙岭合九重天。”此联属错综对(亦称交股对)五朵对九重,莲与天对。上联须仄收,不能写作五朵莲。《甲午乙末之交累月抱病》:“连宵血咳青筋臌,满嘴霜髭白发枯。受痛于身胡吃药,不眠之夜乱看书。”此诗是排律,所引为其中的两联,青筋臌对白发枯,胡吃药对乱看书,真切而有味,还有五律工巧之对,如“瀑布悬崖白,烟岚绕树青。”“老树清清瘦,初阳冉冉高。”“风迎青鸟去,雨送绿波来。”“春风临古渡,旭日耀文峰。”“浪涨千山水,船停万县舟。”“醉时骚笔健,醒后故人稀。”等等,举不胜举。

三、古风曲折有致。《诗稿》选刊的古风体诗只有六首,堪称是这类体式的代表作品。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庚辰秋夜厦门海边饮酒》,讲的是临别厦门之夜朋友请吃海鲜,在酒酣耳热之际,忽听作东的朋友呵斥小青年服务员:“动作愚且笨,上菜不周全。告知老板后,下岗在眼前!”诗人见状忙好言相劝:“我等醉欲吐,小子饥末餐。面带惶惶色,辛劳已一天。哈腰作苦笑,泪湿服务衫。若是汝儿女,于心又何甘?”结尾写道:“贵贱何足论,和谐顺自然,”表现了对弱势者的同情与对和谐社会的倡导。全诗18韵252字,一韵到底,状景抒情,叙事论理,条理清析,曲折有致。

四、倚声别是一家。《诗稿》中所刊词作也只有六阕,其风格与诗作迥异,体现了“别是一家”的特点。试举一例以证之:《浣溪沙·苏堤留别》:“一曲阳关唱别离,殷勤压酒有吴姬,巴山贾客醉苏堤。 雨润芙蓉西子面,烟笼柳叶美人眉,临行执手更依依。”此词优美典雅,上片前二句化用了王维《送元二使安西》与李白《金陵酒肆留别》的诗意。下片前二句对仗工整,形象动人,煞尾临别依依,大有“执手相看泪眼”之慨,恰似柳永《雨霖铃》的现代版。凌诗多雄浑豪壮,而词则婉约清新,展现了他性格中柔腻多情的另一面。

泽欣先生学诗写诗曾得到合川张笑吾、郭育才等名师的教诲,进入诗坛后又多和重庆名家蒲健夫、王端诚、陈仁德等交往,加上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勤奋的探索精神,诗词能成正果,自在情理之中。《凌泽欣诗稿》及所编著的《中华诗词格律及写作常识讲义》的出版,是重庆诗界的一大幸事,这对重庆诗词创作的促进与诗教工作的普及都必将产生积极而广泛的影响。在此,我附小诗一首,《赠凌泽欣先生》作本文的结语:一卷诗章气韵扬,波翻浪涌动三江。联珠妙语任挥洒,天赋骚人似楚狂。

 

☆ 苏  俊

苏俊选评诗词

莫真宝(北京)

暮春还乡

携手还田宅,青山旧霭深。

有林喧宿鸟,无事动尘心。

明月春塘水,残书午夜衾。

武陵轻别久,今日暂相寻。

评曰:颔联动静相生,善造景。颈联见依恋之情,明月春波,不忍舍也;书熬长夜,不忍别也。尾联“轻”、“暂”二字极炼,轻者,悔也!惜也!暂者,终当又别也,情结也!乡愁也!字字唯心,非徒字面而已。

 

武立胜(北京)

离别深圳与友沿深南大道至蛇口港

久慕深南美,况同诗侣游。

花开一条路,林立万家楼。

海日凭心热,椰风为客柔。

向西颇不愿,港口有离舟。

评曰:开合自如,通体浑成。写景言情,不落俗套。一结出新,尤耐品赏。

 

  强(武汉)

己亥三月廿六夜重抵沪上追感往迹

偶作一首

缩地江山窄,风埃此日行。

一城灯有味,万里客关情。

 

海国涛声壮,天涯潘鬓惊。

飘蓬思往事,旅枕意纵横。

评曰:颔联警策。

 

叶金平(广东)

登岳阳楼次杜少陵韵

洞庭寻旧迹,暮色上高楼。

举目渔灯远,凭阑星棹浮。

兴衰俱过客,荣辱付行舟。

秦汉依前月,湘江水自流。

评曰:虽无深意,尚属清通。唯秦汉一语飞蓬而来,无立足之地耳。

 

赵桂云(内蒙古)

   

寂寂今宵夜,风轻月色新。

乡愁襟上泪,别思梦中身。

惆怅忆前事,蹉跎为客尘。

残年将又尽,故里几归人。

评曰:情犹真切,境尚圆融,惜面目太似古人,无自家声。

 

唐金梅(浙江)

西湖诗社阮公墩雅集分韵得“对”

明湖闲洲渚,阮墩饶胜概。

画舸遥相望,汀树绿叆叇。

悠悠笛声远,隐隐风为珮。

恨不结此庐,云水长相对。

良会知难得,清游何年再。

回首望归程,远山青如黛。

评曰:明净如绘。

 

安全东(四川)

过巴山大峡谷一线天

破天谁补补应难,乱石查牙不可攀。

一线通人容我过,举头日月未全删。

评曰:卒章显志,老手健笔。

 

  雄(四川)

湖畔见樱花

湖上晴波动碧粼,一枝窈袅正当春。

唤回二十年前梦,犹作东西南北人。

评曰:情韵两胜,意境尤深。花非花者,人也;人不如花者,则更进一境矣!

 

古求能(广州)

和福建诗友张奕专欧孟秋慎斋

佳章接二又连三,户外霜风似转南。

老友甘言倾盖听,春天消息举头探。

多君爱我情难忘,疾病磨人味已谙。

预卜来年再携手,青山踏遍兴方酣。

评曰:深情厚谊,娓娓道来。但觉其真,不觉其俚。

 

熊东遨(湖南)

题南仁刚墨马图

欣看大泽起潜龙,化作腾骧墨玉骢。

九叠云山千顷雪,一鞭雷雨四蹄风。

空行但得无拘碍,伯乐何须有认同?

身在自由天地里,不劳杯酒荐谁雄。

评曰:题画之作,凛然见生气。颔联写实,十四字如神骏骁腾,直欲破纸而出。颈联虚笔,英姿逸态,顾视清高。全诗潇洒不羁,尤以视伯乐而无物,足见天机、天趣也!

 

杨新跃(湖南)

   

月黑风高北斗残,兵锋一夜废衣冠。

尽遮日色中堂冷,翻道天恩羑里宽。

国有老成民有幸,生终遗直死终安。

今时葬骨燕山下,留与当年铁骑看。

评曰:此诗应为吊滑县紫阳公之作,意味俱在。不赘。

 

黄祥寿(广东)

  

缈缈烟光漠漠天。敲窗细雨湿流年。楚台人远莫凭栏。    三月东风应有约,一怀幽绪竟无端。桃花竟日怯春寒。

评曰:缠绵幽窈,感慨无端,颇得此调体气。细雨句脱胎自冯正中“细雨湿流光”而别具情韵。

 

郎晓梅(辽宁)

过白盐山歌

昔闻日边蜀险危无定,李白飞步凌绝顶。青天可扪臂不挥,下瞰缥缈苍梧影。我今拍舷欲何为,瞿塘訇然启一扉。水逼穹石争高峡,春鸥陨集鸣相追。旧栈薜萝应犹是,未须蹈蹑仙人趾。仙人斯年仗剑游,瀛海巅头试鹏翅。鹏翅抟扶八万仞,咸池之上作狂蜃。随兴嘘霞即鳌丘,十分变化世所愁。垒盐亘古崖失色,倚艇仰观云生侧。叹他题壁亦灭斑苔中,岂如闲来快意对松风。注:李白25岁时作《自巴东舟行经瞿唐峡登巫山最高峰晚还题壁》,诗云:江行几千里,海月十五圆。始经瞿唐峡,遂步巫山巅。巫山高不穷,巴国尽所历。日边攀垂萝,霞外倚穹石。飞步凌绝顶,极目无纤烟。却顾失舟壑,仰观临青天。青天若可扪,银汉去安在。望云知苍梧,记水辨瀛海。周游孤光晚,历览幽意多。积雪照空谷,悲风鸣森柯。归途行欲曛,佳趣尚未歇。江寒早啼猿,松暝已吐月。月色何悠悠,清猿响啾啾。辞山不忍听,挥策还孤舟。

评曰:气雄格高,压倒须眉。突兀、清折而气韵流转,尤以换韵出奇,仙气飘云,令我倾倒。

 

☆ 罗金龙

杨朝辉《闲吟集》前言

从《诗经》《楚辞》以迄于今,中国诗歌的绵延发展,作者灿若群星,作品浩如烟海。可以说,一部中国文学史就是一部中国诗歌史。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基本概括了其发展脉络,文学式样的形成,有其自身发展规律。繁荣的创作,文学批评随之产生,有着完整的体系,相辅相成。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是学习和赏鉴作品的借镜。

时至今日,古典诗歌在经历了较长一段时期的黯淡后,再次焕发出其强劲的生命力,作者如林,作品众多。即以地域论,武陵是屈、宋故地,诗歌创作一直有着较好的传统。江盈科、杨嗣昌、龙膺、杨彝珍、易顺鼎等大家足为楷模,影响至今。他们的作品,在今天的城市建设、旅游开发,促进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发展方面,均有其特殊意义。

桃源虽处南蛮之地,历来亦不乏作手,吟咏之风居沅澧之上。此集粗览一过,其于古体、新体均有涉猎,觉此集之特色在于日常所咏之清新一类作品。试举其例:

香艳迷人众口夸,千金难买帝王花。

今朝绽笑朱门外,魏紫姚黄百姓家。

此咏牡丹花,同题之作,古今人作品何啻千万。此处结句“今朝绽笑朱门外,魏紫姚黄百姓家”,寓意深沉,翻出新意。“香艳迷人”的牡丹是富贵的象征,人人喜欢。“魏紫姚黄”是牡丹名种,以前千金难买的帝王花,现在“绽笑”在寻常百姓家,一个“笑”字,时代不同了,也有其寓意。

文火泥炉慢煮茶,自斟细品看园花。

馨香缕缕心脾透,一曲知音醉晚霞。

词作《品茶》,清新恬淡,写出了作者的闲适生活。煮茶看花,慢煮细品,更兼“一曲知音”,哪有不醉呢?这“馨香缕缕”是茶是花,读者已分不清,茶与花的馨香已经融为一体。

冬至农家喜气扬,磨刀霍霍向猪羊。

一秋赢得仓粮满,煮酒围炉醉小康。

此首《冬至》,大有竹枝词风味,纯然是一幅乡风民俗图画。冬至杀年猪本是地方风俗,“磨刀霍霍”暗示了丰收的喜悦,杀猪煮酒,围炉共坐,是为了庆贺丰收。这小康情境,不仅农家醉,我亦醉了。

吝啬阿婆小院旁,枇杷满树正金黄。

牛娃馋嘴频光顾,偷食悄声叶下藏。

此首《童趣》,写的是一个“牛娃”偷摘枇杷的小细节,生动鲜活,所以为“童趣”,人人可想见。若要求疵,则首句“吝啬”二字可易以他词。

诗无达诂,从接受美学的角度看,作品之优劣,需要作品与读者的配合,就是作品生发的某种特质感动读者。此集之优劣,读者自去集中寻绎。此集作者素未谋面,孟子云:其诗,读其,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其身世固未能详,偶有所讬,美意难拂,略书数语志感。

 

☆ 潘  泓

   

李俊儒是“误入”文途的理科生。来自湖南武陵的学理工的他今年只有22岁,虽为“雏凤”,但他与诗结缘的时间并不短。在此之前,他从中学时期开始写诗、成立学校诗社、拜诗师结诗友,已有了颇为丰富的诗词经历。他还曾获全国首届“爱江山杯”高校诗词创作大赛一等奖。2017年,在湖北武汉举行的“聂绀弩杯”大学生中华诗词邀请赛上,经过数轮现场比拼,他夺得了第一名。入选2018年《中华诗词》青春诗会并获谭克平杯青年诗词提名奖、“花城印记杯”2019年中华大学生研究生诗词大赛词组优秀奖等。算上武汉的这个邀请赛,他已在若干个有影响的大学生诗词赛事中有奖项的斩获。

现在我们对俊儒诗进行一个初步的艺术方面的考量。

以中华诗词的传统为出发点。俊儒诗浸染了中华诗词的思想传统、表达方式、古典底蕴和文人关怀。传统,是俊儒构建他的诗厦的基础,是他演绎思想冲突的背景,是他的诗词斑斓色彩的底色,是他的诗思源头,是他探索发轫的起点。或许很多人写诗都是从临摹而来,写诗如写字,临帖摹碑,即使再像,也不是书法。在格律这个技术层面的问题解决了之后,诗人必须面临一次破茧。俊儒没有停步在掌握格律这一级台阶上,由此出发,已对诗法、诗旨有所体味。我们看他的诗,《寄鹏举》:“感君意气共凌霄,频梦春风廿四桥。……一挂征帆江海上,痴心分付广陵潮。开门见山而意象丰饶妥帖。写生活细节如《乘电梯不得》:“湖海何由识故人?玉梯归置自横陈。也如王谢堂前仆,不是公侯不应门。”是于收结处发力,七绝常用之法。《与某共赴胡桃里音乐酒馆》中说:“薄有风情似此浓,一歌一笑也从容。略斟残酒入前事,终碍清音迷旧踪。杯底人如将隐月,眼中花是勿忘侬。当年佳客今时侣,执手嫣然立晚钟”。含而不露,但诗有煽情的深沉力道。可以得见,他对“诗言情”已有深切的领悟。

努力开拓题材的涵盖面。仅仅对章法诗旨的了解和运用,还不易写出有自家面貌的诗来。雷同思维、落套,是诗之大忌。俊儒或许深知这一点,因此有意识地避免平易、简单,避免重复前人、别人和自己。如这首《疫中吟》在这方面即较为成功:我有书一沓,如对千竿竹。我住百尺楼,暂免池鱼戮。天临大野阔,日高意自足。藏蜗无他累,未解修边幅。有时忘物我,有时闻歌哭。有人擅清谈,有人已前仆。乍暖春气候,朝夕成翻覆。昨日风拍夜,明日诚未卜。广厦不可问,蜷身避一屋。余毒流天下,闾里尚驰逐。茫茫家国感,历劫方深笃。百学成底用,惭愧十年读。

以俊儒这个年龄,与其同龄人一样,基本是出学校门就进学校门。俊儒在避开关照面狭窄、写情感囿于内心感受、写外物限于校园家庭这个问题上是比较成功的。题材宏阔尽管要时间的积累,但校园生活之外,历史文人,山川风物,社会事件,人际往来,莫不可写,因而他的诗涵盖面是很广泛的。如《蝶恋花·同桌的明信片》是独特的校园题材;《喝火令·泛湘江即景》是山水登临;咏物的如《杨花》;酬唱寄怀的如《答尹公夜中来诗》《寄钺一》;即事抒思的如《余访亲,入小区,客梯无业主卡不得使用,遂困于楼下一刻钟,乃戏题》;写亲情的如《赴京途中家中来电告知外祖父病情》。作者近来还将视线放到对时代家国的大事件的关注上,如《庚子元夕》:“年来纸上惯谈兵,满地氛埃尚未平。才看名城归劫火,忽逢佳节失欢声。迢迢春水愁边断,隐隐烟花分外清。十五荆湘风雨夜,莺歌何日报新晴。”

文字注意呈现自家面貌。语言是情感的外壳,诗的语言和表达方式,也是诗人的一个重要辨识参照维度。俊儒诗,以流利、明快为基调,依作品的情感色彩,能作灵活自如的变换。老杜诗,同样是写战争家国,五律“烽火连三月”与七律“漫卷诗书喜欲狂”,其情感差异非常大,因此语言色调差异是非常大的。如能做到这一点,便可视为跳出了语言摹仿的范畴了。诗的语言即风格,风格可以学习,可以偏爱,深陷不拔则诗路变窄,能“通”则能“变”。雅而难“俗”或“俗”不能雅,文字或浅白无味,或佶屈聱牙,或古奥晦涩,只此一技,则写作时手段羞涩。不限于青龙偃月刀与丈八蛇矛,即使摘一片树叶亦可制敌,不局限方能不局促。作为青年诗人,他没有局限如此。如《漫题一首》:“春风春水钓翁宜,满目浮云有尽期。长夜迟人看花梦,新书误我买山资。日移残照来帆影,天办轻愁到柳丝。俯仰深林飞一线,鹪鹩虽老不曾枝”。意语老到而流利。

能自如地驾驭情感。表达方式掌握得熟练与否,也是诗人成熟度的一个标志。象书法之行笔,要能润而不滑,质而不涩,这个度把握得如何,的见功力。善于挖掘,用深度、宽度、高度决定诗的丰度。人有七情,皆令入诗则诗不苍白。诗中有我与诗中无我,只是作者表达情感的角度不同而已。写家国情怀的大题材,没有“我”的情感,何能动人。有情才是诗,有真性情才是诗。俊儒的喜怒哀乐,能赤裸裸的表现,如婴儿之啼哭。同是某事某物,所见与众不同,所抒的情自然与众不同。同是某事某物,此时所写,与彼时所写,又有不同。我们看下面这首词,从标题看即很“前卫”,但作者的意绪一样得到了畅透的表达,《鹧鸪天·秋晚的时空定格》:“似水深蓝浸晚空,回廊倩影胜初逢。满城灯火人如豆,一点冰霜月染瞳。桌后语,课前钟,金风吹起忆千重。迷离百转时空里,她在春街细雨中”。寄慨寓怀,文能达意。

善于捕捉意象,诗句灵活多变,皆能臣佐主题。他的《与某共赴胡桃里音乐酒馆》物象取用与语言用法,有李商隐的痕迹:“薄有风情似此浓,一歌一笑也从容。略斟残酒入前事,终碍清音迷旧踪。杯底人如将隐月,眼中花是勿忘侬。当年佳客今时侣,执手嫣然立晚钟”。这是从传统中来表达方式。而同样是表达类似情感,俊儒用的是“新诗”手法来写,一样颇能感人。《玉楼春·雨中咖啡馆》:“黄昏笼罩咖啡馆,一缕时光浓且漫。隔窗细雨有谁听,往事如歌成片段。而今总说从前慢,思绪又回当日晚。誓言不在纸条间,我已写于星点畔”。

俊儒正在人生和诗词写作的道路上意气风发地行进着。他曾说,诗歌于他而言,是生活的调节剂,是情感的输出口。诗词创作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然俊儒诗还有一些待提升之处,如写诗来得快但有时欠打磨不够圆润;发思发议还有些青涩;用典用事多却偶欠妥帖;章法尚见摹仿痕迹。但这些丝毫不影响他是行走在守正与探索道路上的诗人,是正在用好奇的眼光观察与思考世界的诗人。

(本文于《中华诗词》2020年第11期刊载)

 

附:李俊儒(诗14首

江上四绝句

明月松风启万窗,灯花照澈似银釭。

浩然一点平生快,且酹春愁入大江。

 

奔流万里看盈虚,彻夜笙歌动里闾。

别有风波堪出入,侧身天地我如鱼。

 

一任沙鸥天际回,江头且伫且徘徊。

比来无事关哀乐,只对幽花眼暂开。

 

钟鼓来时看月升,春潮明灭上方灯。

仰瞻北斗心如水,默对千山静似僧。

 

题家中书柜

岂有轩车造次频,宅从迁后愧无邻。

徒留四壁开生面,每在三更见昔人。

白日正思陶令酒,青春不受庾公尘。

城中桃李犹争放,此物原来觉最亲。

 

散课后见春花已开

蝶梦花期何所之,小园风暖正宜斯。

红尘已忘他生愿,紫陌犹翻世局棋。

影入曾经归想象,事成也许便迷离。

笔端借尔春滋味,记我当年一段奇。

 

与某共赴胡桃里音乐酒馆

薄有风情似此浓,一歌一笑也从容。

略斟残酒入前事,终碍清音迷旧踪。

杯底人如将隐月,眼中花是勿忘侬。

当年佳客今时侣,执手嫣然立晚钟。

 

七月十一日大雨

狂飚呼啸来,其势欲倒屋。尽汲三湘水,横飞激泉瀑。千仞劈面下,云岳如沉陆。众籁气混一,岂闻山鬼哭。龟兆江皮裂,清浊忽难卜。可怜江畔人,急蹿欲一扑。根蒂竟分离,和尘相转逐。扪胸太息久,裹足亦前福。罹患应自适,露电识倚伏。昨日安栖燕,倏尔作巢覆。斗转乾坤大,吾生渺一粟。岂欲制阴机,且安桑下宿。乌云忽自去,铁铎散何促。红日破幕出,大地如薰沐。

 

深夜论诗后寄肖兄志寒

气冲牛斗浩无垠,共对幽光觉有神。

一面镜天悬古月,万方归路入迷津。

文章海内期余子,温李平生作可人。

鼎食华轩寄身久,饭蔬饮水亦清新。

 

   

过眼纷纷事不更。流年屈指总无成。

帆开南浦初圆月,路到今生第几程。

万感星罗天实大,一身凫泛水犹清。

江风难共心潮落,咫尺波澜今已平。

 

北京疫情重发遂不得归

天河欲渡已无津,堕地飞花转作尘。

世上难为一千里,眼中不啻二三人。

重来但惜欢时浅,久别翻知客梦新。

只恐园深石榴睡,楼台独立亦怆神。

 

虞美人·课间华尔兹

绿场歌绕林间路,钟摆谐裙步。窗前晨课滞腰围,窗外千红百紫斗芳菲。

新词暗谱今生意,写罢无由寄。烦君倾尽指间沙,抛却前尘流水在天涯。

 

鹧鸪天·秋晚的时空定格

似水深蓝浸晚空,回廊倩影胜初逢。满城灯火人如豆,一点冰霜月染瞳。

桌后语,课前钟。金风吹起忆千重。迷离百转时空里,她在春街细雨中。

 

蝶恋花·同桌的明信片

岁月之门醒已闭。一聚真难,一散真容易。约定带些孩子气。当时我共当时你。    杂志掩埋书垒里。共用书签,印上玫瑰紫。小桌窗前无限事。藏于落款君名字。


 


 

《常德诗词》投稿须知

 


全市广大诗友们:

经常德市诗词学会召开专门会议研究,决定对《常德诗词》的投稿和编辑方式进行调整。即《常德诗词》投稿,由原来的纸质投稿逐步过渡为电子文档投稿。设半年过渡期,一般作者以电子档投稿;个别年龄大的、使用电脑或手机编稿有困难的作者,允许交纸质稿给组稿联络人或学会。半年以后(即从2021年第三期《常德诗词》起),只从网络(电脑或手机)上,收录电子稿。现特向广大诗友告知。下面主要就网上(手机)投送电子稿事宜,作出如下要求:

一、投稿与组稿。网上投稿的诗友不再直接向诗词学会投稿,而是把诗稿的电子文档通过手机网络传送给城区及各区县市(含五区)指定的组稿联络人(联络人名单及联系方式附后)。由各单位的组稿联络人收集稿件后,按要求进行编辑,然后将编辑好的电子文档统一投到编辑部的有关编辑人员。

二、按栏目投稿。请诗友按照《常德诗词》所设的栏目投发稿件。每人每期投发的诗稿,所跨栏目一般不超过三个(不含对联栏目)。(纸质稿投稿也同。)

三、投稿数量。每位作者每期投发诗词曲作品一般不超过六件,六件以外还可投对联五副。(纸质投稿同。)

四、文档格式。投发电子文档的格式,要与《常德诗词》会刊的格式一致。即作品左上角为作者姓名,姓名下一行是标题,居中,标题下是作品正文。律诗、绝句正文,电脑版两句一行排整齐;手机版一句一行排整齐。词连排,开头空两个字,上、下片之间也空两个字。(纸质投稿同。)

五、关于标注

1、用韵标注。律诗(绝句)用平水韵可不标注,如按“中华新韵”、“中华通韵”、“诗韵新编”等写的律诗(绝句),要标明所用韵书的名称;填词用词林正韵可不标,用中华新韵等请标注“新韵”。但在同一作品中新旧韵不可混用。(纸质投稿同。)

2、体裁标注。律诗、绝句一律不标“七(五)律”、“七(五)绝”字样;古风、排律要标明;词要标明词牌名和体式(如柳永体或晏几道体或其他);散曲一律要标明宫调、曲牌名和题目。宫调与曲牌名中间用圆点隔开,外加方括号。(纸质稿同。)

六、规范用字。文档一律使用标准的简化汉字,拒绝用繁体字。(纸质投稿同。)

七、投稿时间。每期投稿时间是,每个季度第二个月的1~5日(截稿)。(纸质投稿同。)


《常德诗词》编辑委员会

2020.11.30


主办单位: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投稿邮箱:cdscxh@163.com 投稿审核时间:9:00-17:00
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微信扫码关注

网站建设:科毅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