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会会刊

常德诗词2021年第三期:辞赋散文

编辑:管理员日期:2021-10-12 17:32:41浏览次数:177

image.png

☆ 苏大平

 

彭山寺赋

夫河岳控扼,为形胜之锁钥;夷险钤键,做邦国之屏藩。惟彭峰者,耸峙岗阜之上;凝黛云霭之间。寔武陵东来之余脉;澧城西瞻之镇山。兰江下绕,汤汤碧水;仙禽上翥,翩翩白鸾。遏千里之形势,迴洞庭之袤野;萦九折之幽深,捍靛澧之激湍。古洞雷鸣,神异应响;深井泉通,白龙在渊。诚吉祥所止,而灵秀钟焉。

盖闻名山大川,主之有神。硕德勋业,载之以篇。神人俱邈,史志何言?典型垂范,不朽有三。唐神尧之子,太宗之弟,彭王其封,元则其名,远守此州,时称仁贤。治理事简,化洽民安。薨谥曰“思”,德泽不刊。民祀山椒,岁时以荐,山因人姓,千有余年。考前史之历历,覩陈迹之斑斑,标高节于崖壑,流懿声与川原,后之视古,良足兴叹。

若是山也,神灵斯宅,福德兹源。揽城堞于几席之侧,瞰闾阎于眉睫之前。雄临遐迩,气象万千。尘沙之无始终,造色乃有后先。澄澈演漾,屈子之浮舟远去;苍翠攒簇,空王之馆阁高悬。灌须陂面,林鬓宫冠。若斯寺也,毫光慧曜,洪钟景传。俯则澜翻金碧,仰则峰拱祗园。重檐翚飞,层台轮奂。高含日月,虚掩林泉。黄卷青灯,僧伽之精勤不怠,晨钟暮鼓,头陀之惕砺弥坚。

今者有沙门耀中,幼体世艰。识性明悟,风格雅娴。其早皈三宝,勤证四果;膺道修行,绍统登坛。迩来风埃不蹈,高卧彭巅。虔摄威仪,礼拜世尊。慈接众生,释厄赎愆。所期群生出离生死,广种福田,遂乃道俗加敬,颇得所欢。名山复振,古刹再延。于是远迩来朝,络绎陌阡。篆烟袅袅,恍步鹤林;长松谡谡,俨诵鱼梵;素月秋庭,堪发药山之长啸;红花春浦,可放横江之渡船。

丛林邃宇,兴败由人,江山草木,荣枯随缘。兴旧迹于荒榛,肇文明于泥洹。金绳来导,同登觉岸;宝筏共济,出彼迷川。所嗟守道继明,百代不迁,非有其人,遑克成全。而国逢清宴,时维穰繁,彭山炳焕,不亦固然?斯善知识所栖息,是庄严净土;优婆塞所留恋,洵极乐西天。

 

☆ 杨卓群

 

七月流火,余穿行于市北郊荷花山庄百亩芙蕖之中:赏荷、摄荷。汗水浸透衣衫,因花艳映眼,蕊香沁脾,故精神抖擞,奋然前行。而此刻,颂荷之句,从心底断续流出,待抵荷堤之时,遂成一赋,兹录如下,请教大方:

余之爱荷,始于濂溪。爱莲一说,独具抒机。出淤泥不染,玉洁冰清;中通而外直,铁骨铮铮:濯清涟不妖,忠诚纯朴;香远而益清,灿烂晶莹。

蹒跚荷池茅径,老眼巡睃纵横:融翠羽而结叶,化碧玉以立茎,纳烈日渐成蕊,吸朝霞遂舒英,蓄冰雪培蜜藕,凝风霜作芳馨。于是绿涴泽陂,红映江阴,香遍农家院,美激诗人情。诚斋野客,春咏“小荷才露尖尖角”;李氏太白,夏书平生“爱此红蕖鲜”;铁冠道人,冬吟“荷尽已无擎雨盖”;六一居士,秋歌“罩却红妆唱采莲”。“攀荷弄其珠,荡漾不成圆”,折来赠远客,“和合”烙心田。

荷为真君子,痌瘝常在抱。荷茶祛湿热,功在防“三高”;荷花细烹炒,美容誉佳肴;荷茎味苦涩,体健步履矫;莲米男儿宝,助你称英豪;席上珍馐属莲藕,人间极品算藕糕。凉拌一片甜而脆,清炖半块入口消。惟有清荷结尘缘,幽香益远十里遥!

 

☆ 明新保

 

德不厌厚而载物,山不言高以极天。览苍穹之所盖,孕万物成自然。枉山水相依,隐忧民报国之士;越经朝历代,传善德鸿儒之篇。善卷从枉出,德山名祖源。

是以临金霞,背龙潭。接曲水,望桑田。漂乎江渚,渔樵其上;郁乎山林,鸟鸣其间。汇湍濑以入枉水,飘玉带以挂云帆。扼两道以通荆楚,临一水以锁黔川。

昔善卷施教,启民智于斯。然后开德缘,袪顽冥。师尧禹,隐舜情。原谱九歌,开楚辞之首;锡刻金言,成陋室之铭。谒抗日英灵,魂归故里;忆虎贲雄师,血染孤城。夫大德无量,斯名久盛。

嗟浩渺沅水如练,叹苍莽德山若龙。练飘空于兰芷,龙腾跃于武陵。尔乃登斯山以北望,现锦绣之新城。宜居福地,得勤慧之手;文明朗州,耀湖湘之星。习清廉之和风,悦山河之淑美;怀幽情之古邑,跃世纪之征程。山书激越之诗,柳湖为砚;水绘阳春之画,梁山作屏。稽其无黄山之俊秀,有禅宗之祖庭;寡寿岳之雄奇,引善德之初黉。

观夫春山十里,华实竟收。工贸并举,渔粮泛舟。栽梧桐,引凤凰而登枝;放騑辔,任神驹以遨游。解舟车之壅塞,高衢结网;助商旅之逾越,长虹卧洲。共孤峰之塔影,观落霞之盈畴。乐枉渚之美善,喜德山之风流。至矣哉,企良政之延宕,给民心之大悦,是谓武陵人之福也。

 

☆ 杨传向

 

西柏坡精神赋

夫西柏坡也!列岳佑荫,蟠龙拥势;璇玑照应,卧虎抱防。绵绵远山,巉巉岩阻,刀削斧剁天墙。蜿蜿河流,渊渊川泽,切壑掏谷奔泷。明晦奇秘,把关四维九邦。隐约龟象,叩问八难万乡。自古燕赵纠葛霸主,虎贲拉锯换桩。烈焰烽火惊骇,腥风血雨恓惶。时清岁穆兮何以待,斗转星移兮祈振匡。肇迹缔基共产党,启元迪喆主中央。华夏回天圣地,新国开泰此庄。

际其时也,西柏坡含精秉睿,躅惠步芳:红船劈浪党魂,井岗燎原火种;毅烈长征素志,延安奋斗流光。璨璨业勋,殷殷以继;丕丕时任,亹亹以扛。重拾金瓯舆图,再修社稷纪纲。呕心沥血兮共和许,赤胆忠心兮国是张。居之蓬荜而筹壮举,咀以草根而治膏肓。宵旰图治炬烛,横刀跃马擒将。捷报才传土炕,檄文又出村厢。莫道艰辛多少,唯期雄略辉煌。

际其时也,禹域失御,国贼窃命;日寇甫败,狼烟复狂。宇内戕囊,九州戹祸;家邦被难,黎庶逢殃。西柏坡之振臂而呼也,黎庶共鸣,群雄辐辏;同心戮力,举义武装。于是乎,云兴之士斗腐恶,飙起之师伐霸强。瞻首指挥,捐躯信仰;交锋仇寇,饮弹慨慷。劲旅耀威,无城不夺;精兵振勇,无敌不丧。

际其时也,东西两宛,飞机岂敌青纱;莱芜荔北,大炮奈何步枪。开封洼水驌驦跃,睢杞襄樊神鬼藏。保北两争,飙风滚雷;太原双战,闪电劈缰。察绥郑州,凌云拔帜;荆楚樊城,诉月拿阊。冀热察,飔厉疾扫落叶;济南城,骁杰震慑逼降。四面楚歌,西北清风店;十面埋伏,青沧石门冈。更甚者,辽沈敌倾覆三省,囊收东北震炎黄。淮海创匪数十万,锁定川原气腾飏。平津挥戈昭烈,华北改宪意昂。二十四战壮基,大河上下伫轴;三大战役扛鼎,天南海北寄望。讨悖罚则,金陵岌岌;摧枯拉朽,顽敌惶惶。

至若全胜在即,鼎祚振兴,攘攘头绪,汲汲明彰。厥有伟人,腹膺九万风,智涌三千浪。未雨绸缪,眈眈乎鉴戒;高瞻远瞩,耿耿于赞襄。于是焉,五大领袖,频频聚首;二中全会,侃侃议商。宏韬大略,敏锐细谨;深谋远虑,聪哲雅量。政询唯崇以实,筹划务妙于良。播宪稽于初意,执策重于开创。铭典宣之洪范,箴言醒之迷茫。党政干群,晓谕端详:遥遥长征,广域无际;荒前旷后,乃属未尝。伟伟功业,大形无极;空今绝古,是为先创。核心一元党引领,中流砥柱三维当。恢复生产治保绥,繁荣福祉民泰康。破旧竖矢的,立新弘浩穰。战斗法孙武,工作比陶唐。拿枪伐熊罴,放枪除奸狼。经济承国体,城市架脊梁。

又之:大业隆以人和,福祉远于德汪。夫人德之立也,领袖谆谆告诫,两个务必崇笃,品格卓卓炳烺。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艰苦奋斗,风骨清刚。拒腐防变,糖弹不伤。又兼听非议,德怀取真玄成;肯许贤能,懿度修来子房。又团结益资民主,体恤和谐殊类;原则不舍灵活,权宜协调典常。又俭朴勤勉,性情存乎先觉;仁诚节守,信义载于缣缃。此所谓也,柏坡精凝元符,社稷建极盛昌。

于是乎,铁血勇追穷寇,战旗漫卷大江。亳社落暮烟,中华立朝阳。德政应立,惠和驾风遨翔。天枢缵衍,地纽融溢晏旸。

于是乎,清废墟,兴万事;举俊彦,劝百行。辟田畴,理沛泽;足衣食,丰鱼粮。笃文明,谨学养;敦教化,崇序庠。举世而盛也尧舜渐,冻荄而茂也甘露瀼。

于是乎,科技超越九域,创新晋盛八荒。两弹一星遨碧落,四嫦二兔巡穹苍。东风吹剑听将令,航母裁浪威靡亢。高铁蛟龙织纵横,华为量子网立方。

于是乎,繁荣警以自律,泰安戒之犯赃。肃心奢侈以惩,正风廉公以倡。固本防微杜渐,打虎重锤鍞锵。垂勋锐进与时,两个务必莫忘。

噫嘻吁:西柏坡之精神也,化洽初心,人杰激励勤勉;缉熙大梦,实践腾耀淑祥。百年百事千千行,奠定华夏局,五泰绪永永;一带一路万万径,善甸天地势,四象及洋洋。前功递能贤,后绩敷治香。党风鼓鹏程,日月同远航。

 

☆ 肖德华

 

——《词源》学习札记

张炎对炼句(也包含炼字)是非常关注而且颇有研究的。

《词源》中列了“句法”、“字面”两则专条来论述炼句、炼字的问题,在杂论条中也有涉及。他说:“词中句法,要平妥精粹”。“句法中有字面,盖词中一个生硬字用不得,须是深加锻炼,字字敲打得响,歌诵妥溜,方为本色语。”

《词源》还推介了几位善炼句的词家。他说:“如贺方回(贺铸)、吴梦窗(吴文英)皆善于炼字面,多于温庭筠、李长吉(李商隐)诗中来。”“观遗山(元好问)词,深于用事,精于炼句,有风流蕴藉处不减周(周邦彦)、秦(秦观)……。”

张炎对炼句的研究,除提出词眼的见解外,还提出了精粹与妥溜这两个相对应的标准。精粹这个词在《词源》中出现了5次,从炼句的角度来说,大概包含三个意思:一是指词中精句(包括词眼);二是指句法精致;三是指措辞精炼。妥溜这个词在《词源》中出现了3次,从炼句的角度来说,大概也包含三个意思:一是指字面比较平易妥贴;二是指字句通顺,句意融贯;三是指合于声律、音律,歌诵容易且流畅。妥溜与生硬应是相对立的概念。

为什么说精粹与妥溜是相对应的两个标准呢?我们从下面四点来分析:

第一,平妥句与精粹句。在句法条,张炎首先就亮出了炼句的两条标准。“词中句法,要平妥精粹”。他说:“一曲之中,安能句句高妙?”就是说,一首词中,不可能句句都很精粹,有些带过渡性,陪衬性,说明性的句子,只要“拍搭衬副得去”,达到平易妥溜的要求就行。而“于好发挥笔力处,极要用工,不可轻易放过”,所炼之句,达到“读之使人击节可也”。接着他列举苏轼《杨花》、周邦彦《风流子》、史达祖《春雨》、《灯夜》、吳文英《登灵岩》、《闰重九》、姜夔《扬州慢》等名家词中精粹的句子,归总说:“此皆平易中有句法”。

第二,句法精粹与句法工丽。在咏物条,张炎先谈了咏物词的作法与要求,然后例举了史达祖《东风第一枝·咏春雪》、《绮罗香·咏春雨》、《双双燕·咏燕》,姜夔《暗香》、《疏影》咏梅,《齐天乐·赋促织》等词作,评论说:“此皆全章精粹,所咏瞭然在目,且不留滞于物”。就是说,这些词全章句法精彩,善于咏物。接着又例举了刘过(字改之)《沁园春·咏指甲》、《沁园春·咏小脚》,评论说:“二词亦自工丽,但不可与前作同日语耳”。工丽应是介乎精粹与妥溜之间的炼句标准。在节序条,他说周邦彦、史达祖、黄钟的节序词“措辞精粹”,也是上述意思。

第三,语句宽易与语句工致。在杂论条第二则,张炎说:“词之语句,太宽则容易,太工则苦涩。如起头八字相对,中间八字相对,却须用功著一字眼,如诗眼亦同;若八字既工,下句便合稍宽,庶不窒塞,约莫宽易,又著一句工致者,便觉精粹。此词中之关键也。”这里说的宽易句,就是平易妥溜句,工致句,就是精粹句(包括词眼)。张炎的意思是要在炼句时做到宽工结合,相得益彰,这样“便觉精粹”。

第四,精炼句与不精炼句。在杂论条第四则,张炎说:“大词之料,可以敛为小词;小词之料,不可展为大词。若为大词,必是一句之意引而为两三句,或引他意入来捏合成章,必无一唱三叹。如少游《水龙吟》云:‘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犹且不免为东坡见诮。”意思是,大词可以压缩精炼为小词,而小词不可扩展为大词。如果小词扩展为大词,必然一句变数句,东扯西拉捏合成章,词的内容不精炼,不能收到“一唱三叹”、“以一当十”的效果。苏东坡笑秦观这二句:“十三个字,只说得一个人骑马楼前过。”不精炼的词句,可以达到平易妥溜的要求,却决不是深加锻炼的精粹词句。

可见,妥溜是炼句的低标准,对平易词句也是需要的;精粹是炼句的高标准,在好发挥笔力处,极要用工,锤炼出精彩,精致的词句。

 

☆ 胡亦文

 

关于散曲的基本常识简介(节录)

1、曲与词的区别。所谓散曲,通常是指宋元以来的南曲和北曲。它是一种与词体较为接近的长短句样式的诗。但它与近体诗和词在语言上、用韵上有很大的不同。曲的语言通俗,接近口语,平分阴阳,仄分上去,平仄通押。所谓平仄通押,就是一般情况下在一支曲中韵脚可平可仄。另外,元曲的韵脚不忌讳重复使用同一个字,这在格律诗里面是绝对不允许的,在宋词里也一般是禁止的。元曲的韵脚重字则是常见的。曲与词的另一个区别是,一般在定格外可以加衬字。另外,曲在风格上与律诗和词也有很大的不同。词尚雅正,庄严含蓄;词讲“要眇”婉转多丽;曲则要求率真,锐意尖新,每多谐趣,以穷形尽相,酣畅淋漓为能事。它更贴近世俗生活,更具有开放色彩,以雅俗共赏见胜。

2、简介南北曲之分别。散曲是与剧曲相区别的相对名称。它与剧曲不同,散曲没有宾白(剧中人物的说白)和科介(也就是剧中人物的动作表情),因此,散曲是便于清唱的,又称之为“清曲”。清曲原意是唱,而不是演,仅用笛、笙、三弦和鼓板,场面很清静。

散曲有南曲和北曲之分。先说北曲,它大都渊源于唐宋大曲、宋词和北方民间曲调,并吸收了金元时期的音乐,盛行于元代。用韵以《中原音韵》为准,无入声字。元杂剧都用北曲。再说南曲,大都也是渊源于唐宋大曲和宋词,不同的是它融和了南方的民间曲调,形成时间较北曲稍晚,用韵以南方(今江浙一带)语言为准。有平上去入四声,明代中期以后的作品也兼用中原音韵。对于南北曲的区别,明代人王世贞《艺苑卮言》中说:“凡曲,北字多而调促,促处见筋;南字少而调缓,缓处见眼。北则辞情多而声情少,南则辞情少而声情多。北方在丝,南方在板……,北宜和歌,南宜独奏,北气易粗,南气易弱。”缀的套曲。

3、简介宫调、曲牌。散曲分为小令(叶儿)和套曲(散套、套数、大令)两种。所谓小令就是一支曲子单独使用,由于它形式短小,精练活泼,写景抒情自由,因而元代北曲小令最为盛行。散曲作家在创制小令时,也可将音律能衔接的两三支(最多不超过三支)曲子连接起来,称为带过曲。因此,带过曲是小令的变体,它属于小令的范畴。带过曲的曲牌组合有一定的规律,不能随意搭配。如【中吕·快活三带朝天子带四边静】我们学填散曲,按现成的曲谱格式就成。而套曲就是将若干支曲子连在一起。如果作者创作了一支小令,感到意犹未尽,可以用同样的曲牌再写一遍,称之为“幺篇”(或“么”),这个“幺”字是繁体字“後”的简笔,故幺篇即后一篇的意思。小令曲的幺篇有“重头”和“换头”之别。可谓重头就是幺篇的一、二句与前调完全一致,换头的前一、二句与前调有变化。大部分曲牌有无幺篇均可,少数曲牌的幺篇就不可或缺,是谱式规定必须写的。幺篇必须与前调同韵。

关于宫调。中国古代对演唱有个腔调的规定叫宫调,它以“宫、商、角、变徵、徵、羽、变宫”为七声,这七声相当于现代音乐中的1、2、3、4、5、6、7,其中任何一声为主,均可构成一种调式。凡以宫声为主的调式,称“宫”(即宫调式),而以其他各声为主的则称“调”,如商调、角调等,统称宫调。以七声配十二律(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仲、夷则、南吕、无射、应钟),在理论上可得十二宫,七十二调,合为八十四宫调。但实际上并不全用。南宋词曲音乐仅用七宫十一调;元代北曲用六宫十一调;明清以来南曲用五宫八调,合称十三调。而最常用者不过五宫四调,合称“九宫”。即使是元代大家王实甫《西厢记》也只有三宫(仙吕宫、中吕宫、正宫)三调(越调、双调、商调)。

曲牌,俗称“牌子”,它是元明以来的小曲、南北曲、时调等各种曲调的泛称。总数多至数千。每一曲牌都有一定的曲调,唱法,字数,句法,平仄等也都有基本定式,可据以填写新词。



主办单位: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投稿邮箱:cdscxh@163.com 投稿审核时间:9:00-17:00
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微信扫码关注

网站建设:科毅电商